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網站首頁 > 副刊 > 正文

老家桂花默默香

2019-10-09 22:27:10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□ 張 玲

匆匆,又一季秋的時光。記憶里,兒時的金秋,是田野里隨風起伏的金色谷浪,是園子里沉甸甸的瓜果蔬菜,是下雨時,再也不會出現轟隆隆的雷聲,更是空氣中,撲面而來的桂花香!

“也不知道今年那棵桂花樹開得怎么樣?你多摘點兒回來吧!”母親前幾天就開始念叨,不知道對父親說了多少次了。父親總是不厭其煩的點頭說:“老太婆,等你病好點兒,下次咱們就一起回去吧!”母親便不再做聲……

父母是重慶人,為了給我們帶孩子,讓年輕人安心工作,一來自貢當保姆就是十年。剛開始時,老家有紅白喜事,我們都會回去。后來,村子里進城買房的買房、打工的打工,人越來越少了。我家的土房因年久失修無人居住,也在風雨中搖搖欲墜。再后來,偶有至親請客,我們也是回去匆匆吃頓飯就離開了,畢竟開車只要3個小時,連老宅也沒有回去看了。只記得門口的桂花樹,一年比一年茂盛,那是守護著我長大的樹,如今只能守著老宅空蕩蕩的身軀。

父親這次回去,是因為爺爺的墳墓被修公路的占了,要回去遷墳。父親是長子,自然是要回去主持的。母親是一心想同行,但她的腰椎間盤突出,走路都一瘸一跛的,又剛做了手術。我們上班,也沒有時間陪他們,只能讓父親一個人回去,囑咐他辦好事情就早點兒回來。

這十年里,父親還是第一次一個人回老家。他到家后打來電話報平安,母親焦急的問:“門口的桂花樹怎么樣啊?今年開得好不好啊?有沒有小孩兒折斷枝椏呀?”一連串的問題,只聽見電話那頭父親樂呵呵回答:“老太婆,好著呢!你病好了回來看哈!”母親心滿意足的掛了電話。

又過了幾天,母親對我說:“公園里的桂花也開了,只是沒有老家的香。”我知道母親的心思。晚飯后,我沒有窩在沙發上耍手機,對母親說:“我陪你去公園散散步吧,雨后的空氣不錯呢!”母親喜出望外,疑惑的看著我,好像在說:你今天怎么有時間?拿了一件外套,我小心翼翼地扶著母親來到公園,母親太瘦了,瘦得一陣風都能把她吹跑似的。在一棵桂花樹下,我和母親坐在長椅上,椅子上有飄落的桂花。借著昏暗的燈光,母親仔仔細細撿起那些細小的花瓣。那么認真,如同撿的一粒粒珍寶。大概能夠淹沒掌心了,母親拿到鼻子前,深深聞了一下,喃喃自語:“香,真香,但還是沒有老家門口的香!”后來,母親告訴我,那棵桂花樹是當年她嫁給父親時,父親為她栽的,比我的歲數都大。

過了一周,父親打來電話,說事情辦好了。我催他趕緊回來,沒有父親在家,買菜做飯接送孩子都落在了我的身上。這些年還不覺得,這短短一周,終于體會到了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寶啊!”父親電話里興致勃勃的說道,誰誰誰送給了他多少花生、多少雞蛋、多少新米,要他帶回來給我們嘗嘗。我一聽,這怎么得了啊!父親坐車要轉幾次車,怎么拿呀!連忙告訴父親,謝謝人家的好意,這些哪里都可以買的,就不要了吧!這時,在一旁的母親說話了:“明天剛好周六,你不加班吧?要不我們回去接你父親吧?就一天來回。”望著母親祈求的眼神,我還能有拒絕的理由嗎?

故鄉,枯漏的老宅,茁壯的桂花樹。父親攙扶著母親走遍了老宅的每一個角落,最后在桂花樹下席地而坐。母親輕聲問道:“老頭子,咱們還有存款嗎?要不把這房子翻修一下吧!我們百年歸壽后,舉行儀式都沒個地方啊?”父親面露難色,這些年他們那微薄的養老金,早就補貼給我買房、孩子上補習班了,哪里還有什么存款啊!父親拍拍母親的手,打趣地說道:“還早,還早,跟著孩子們挺好的,回來干嘛呢?等外孫上大學了咱們再回來哈!”母親又不做聲了。

在綿綿秋雨中,我們戀戀不舍的離開了老家。后備箱裝滿了鄰里送的土特產,母親則一直抱著一大布袋子桂花。“香,真香啊!”母親在車上睡著了,懷里依然抱著桂花……

围棋宝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