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無錫高架橋坍塌引廣泛關注 交通法治建設不可掉以輕心

2019-10-12 09:47:46來源:中國新聞網分享到

10月10日18時10分許,江蘇省無錫市312國道K135處、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。今早,微信公眾號“@無錫發布”發布消息稱,經現場搜救確認,橋下共有3輛小汽車(其中1輛系停放車輛,無人)被壓,側翻橋面上共有5輛車(其中3輛小汽車、2輛卡車),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、2人受傷。

事故發生后的現場視頻迅速刷爆了微信朋友圈,引發社會輿論對交通安全形勢的高度關切和擔憂。江蘇省政府和無錫市政府第一時間啟動應急響應機制,無錫市公安局在崗民警全部集中現場維持秩序,當地迅速調集各種破拆工程機械車輛趕赴救援,交通運輸部派出專家組趕赴現場指導事故調查。經初步分析,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。

這一高架橋側翻事故將對未來交通規劃,尤其是交通法治建設帶來什么影響?對此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進行了深入采訪。

運輸車輛超載偏載

均易誘發橋梁傾覆

事發路段屬于被稱為“中國最繁忙國道之一”的312國道。該國道起點為上海市黃浦區,終點為新疆霍爾果斯口岸,貫穿長三角最發達的蘇州、無錫、常州等城市市區。

無錫境內的312國道不僅是當地重要的運輸主干道,更是西往南京、北接江陰(跨長江)、東連蘇州和上海的重要交通樞紐。熟悉這一路段的司機都知道,但凡進入無錫境內,無論是高速公路還是類似312國道的主干線,都是長三角區域內最擁堵的路段之一。

據了解,312國道無錫段曾于2003年擴建,2005年6月建成通車。或許是礙于當時設計理念和交通狀況的局限性,跨越當地道路時,大多都采用了跨線立交橋方式設計和建設,而沒有采用目前更為合理的隧道跨線。由于該路段還承擔著貨車跨省過境的重要功能,長年累月超負荷承壓,勢必給橋梁安全埋下嚴重隱患。

在事故現場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看到一輛加長貨車上裝載的六個“鋼卷”,直接滾落在坍塌橋梁邊上。由于每個重達28.54噸,“鋼卷”在原地整齊排列著并未拋出多遠。該車限載不能超過38.5噸,實際重量超過160噸。

事故發生后,相關交通領域專家也迅速發表了各自研究領域的分析意見。其中,浙江工業大學教授彭衛兵帶領研究團隊,對這起高架橋傾覆事故進行了詳細分析,相關文章于10月11日發表在微信公眾號“@中國公路學報”上,在江蘇交通系統內得到高度關注。

該團隊以網上公開資料、微博信息和相關新聞報道作為分析依據,認為視頻顯示的超載車中心偏離梁橋中心線2米左右行駛,導致對梁橋產生了很大的傾覆力矩。從倒塌現場殘骸照片和視頻初步判斷,該事故符合梁橋傾覆先轉動后滑動的破壞特征,可以初步認定,這起事故系因嚴重超載和偏載作用下引起梁橋發生傾覆破壞。

11日9時,微信公眾號“@江蘇網警”對網傳的“四車總重400余噸壓垮無錫高架橋”的相關謠言進行澄清,系2012年哈爾濱“8·24”高架橋交通事故。據了解,在哈爾濱這起事故中的四輛貨車均為6軸重型半掛車,系非標車輛,其中超載最多的一輛超載率達330.77%。

“這些車不僅超載,而且偏載,對橋梁造成傾覆破壞。”彭衛兵團隊的專家認為,對于獨柱墩梁橋、橫向雙支座大懸臂箱梁橋,尤其是上部結構自重較輕的鋼箱梁,在嚴重超載作用下,都有可能導致蓋梁懸臂發生受彎受剪的強度破壞,進一步增大傾覆的風險,從城市管理的角度,應進一步加強對超載超限車輛的實時監控管理。

江蘇各地緊急行動

排查道路安全隱患

無錫這起事故發生后,江蘇各地政府高度警覺。

事發當天,蘇州市就下發緊急通知,連夜對獨柱高架和橋梁防撞情況、危橋情況、港口碼頭情況等進行全面排查,要求各地公安部門、交通部門要以收費站、超限檢測站點為依托,切實加大聯合執法頻次和力度,堅持站點聯合執法和流動聯合執法相結合,嚴厲打擊“百噸王”車輛。并要求對高頻超限貨運企業開展安全執法,加大對重點貨運源頭監管工作。

據了解,這次事故暴露出的問題,不僅僅是道路交通管理問題,還涉及到道路建設規劃、設計以及城市管理等更為深層次的問題。

“雖然現在交管部門管理也很嚴,尤其是對貨車上高架問題常年進行巡邏執法,但有些路段其實有著先天的局限性。”據一位交通專家介紹,不少城市在道路規劃設計和建設中,比較重視小汽車、客運車輛通行,對貨車通行則缺乏系統性思維。“有些道路,如果貨車不走跨線高架橋就很難跨過去,沒有地面道路通行,要繞很遠的道。”

實際上,無錫當地政府對312國道超負荷承載的情況也給予了高度關注,并于2017年7月由無錫市公共工程建設中心發布招標書,對“G312國道無錫境快速化改造工程初步設計咨詢”項目進行招標,其中明確將按照雙向六車道一級公路標準建設。但令人遺憾的是,這一方案啟動得太晚。

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從江蘇省交通運輸廳了解到,為治理高速公路超載問題,該省正在全面加強信息化水平。至10月底前,全省各高速公路入口的900套稱重設施將全部安裝完成。全省交通綜合執法部門將依托貨車專用檢測系統,確保不超限車輛和大件運輸許可白名單車輛正常駛入各入口,全面拒絕超限超載車輛駛入高速公路。

但由于執法、管理標準不統一,“偏重高速”的思維也造成了對國省干線管理的相對薄弱,致使其違法超載情況頻發,道路交通壓力居高不下。

推進綜合執法改革

嚴格治理超限超載

近年來,交通運輸部、公安部對治理車輛超限超載聯合執法常態化制度建設越來越重視。其中,對超限運輸車輛的承運人、裝載企業、貨運企業、駕駛員“一超四罰”,分別實行吊銷道路運輸證、責令道路運輸企業停業整頓、吊銷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、責令貨車駕駛人停止從事營業性運輸等處罰。

江蘇省交通運輸廳、省公安廳為有效預防道路交通事故,保障公路橋梁安全,治理超限超載違法行為,于2018年3月、6月先后出臺《江蘇省治理車輛超限超載聯合執法實施方案》《江蘇省貨車超限超載“一超四罰”實施細則》,全面加大了超載問題的治理力度。

“貨運車輛超限超載是一個老大難問題,也是一個全國性問題。”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、法學院副教授顧大松認為,治理超限超載首先要從統一執法入手。

顧大松說,目前針對超限超載的法律法規既包括道路交通安全法、公路法,也包括道路運輸管理條例、公路安全保護條例,不僅有公安、交通與城管等多個執法主體,還包括獨立的、以自己名義行使職權的城市超限治理機構,處罰依據與處罰方式各有不同,直接影響到超限超載治理的效果。

比如說,按照2005年10月1日起施行的《江蘇省治理公路超限運輸辦法》,超載100%以上的,處以3000元以上、5000元以下罰款。情節嚴重的,處以3萬元以下罰款。而《江蘇省道路交通安全條例》則規定,超過核定載質量100%以上的,處以2000元罰款。顯然,兩者規定并不一致。

此外,根據公安部《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》,駕駛貨車載物超過核定載質量30%以上的,一次記6分。而對于超過100%等嚴重危及橋梁設施的超載行為,則目前并無明確規定,這相當于給嚴重違法超載行為“開了口子”。

據一位交通系統一線執法人員透露,目前交通部門對貨車認定六軸總質量限值不超過49噸。但由于車輛核載涉及廠家所在地方經濟利益,導致同樣的六軸貨車,可能在不同省市會出現“擦邊球”放松問題。

“應當加快推進交通綜合執法改革,整合交通綜合執法隊伍,為超限超載治理統一執法建立堅實基礎。”顧大松建議,交通安全執法與交通綜合執法進一步整合,同時強化交通法治建設,大力提升各交通參與方的法治素養,強化安全風險防范意識,避免類似事故再次發生。

围棋宝典